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疫情下的斯诺克世锦赛,让一切都存在变数,单赛季已经拿到6个排名赛冠军的特鲁姆普,能否在克鲁斯堡实现卫冕,成为了最大的看点。

  当颜丙涛看到签表的那一刻,他隐约已经盘算到克鲁斯堡之旅能走多远。

  这些年来,对阵小特屡屡惨败的战绩,让他对这位当今世界最强者产生了畏惧感,颜丙涛将这种心理取名叫做——“恐特心理”。

  历经3个阶段比赛后,颜丙涛以11比13告负,依旧未能改变历史。

  但抛开胜负,有些东西已实实在在收入囊中,这点要比胜利更有价值。

  8月8日,在打完比赛、沉淀了一个晚上后,颜丙涛接受了新浪体育的专访。

  克鲁斯堡的首胜有点难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与很多旅英选手不同,疫情在英国爆发后,颜丙涛并没有选择回国,而是留在克鲁斯堡。

  可惜在这段时间内,他也没办法进行系统训练。更多时间只能待在家里,直到巡回锦标赛前,才稍稍练了练球。

  在克鲁斯堡首战前一晚,颜丙涛失眠了,只睡了2个小时,“脑子里都是想着明天会怎么样。”

  颜丙涛对这一斯诺克圣地的外观太熟悉了,剧院距离他训练的地方,只有10分钟路程,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它。

  但对克鲁斯堡的内堂,他却知之甚少。

  2017年,他在连赢三场资格赛后打进正赛,创造了一个纪录,成为第一位踏进克鲁斯堡的“00后”选手。

  但那一次,他止步于正赛第一轮,没能在这座斯诺克领域的“圣殿”赢得胜利。

  时隔3年,他不再是刚刚打进职业的“菜鸟”,而是已经进入了“排名赛冠军俱乐部”,也已跻身前16种子,无需经历资格赛的锤炼。

  换了一种身份踏进克鲁斯堡,他自然希望能有不同的体验。

  他想赢球。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颜丙涛击败斯莱瑟取得克鲁斯堡首胜

  第一轮,对阵从资格赛打上来的新秀斯莱瑟,颜丙涛在开局打得较为顺利,以7比1领先结束第一阶段比赛,并在第二阶段中以9比2拿到大把赛点。

  距离克鲁斯堡的首胜还有一局,颜丙涛的内心却突然忐忑起来。

  “在7比1领先时,我还是感觉很慌,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结果真的是。”

  斯莱瑟展现出他的顽强,他先是打出单杆123分打破僵局,然后又连胜4局,将比分改写为7比9。

  在这5局中,颜丙涛却出现了多次无谓失误,“本来有机会10比4赢的,超分球,我在打进球后把黑球碰进去了。”

  他明显感觉到心中的恐慌愈演愈烈,“9比4后连输3局,这3局中有2局都应该我赢、结束比赛的,就是因为我想得多,所以打不进,我感觉那个时候自己已经不会打球了,想法特别多。”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之前的职业生涯,他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在胜券在握时迟迟无法踏出制胜的那一步,最终都是要激发出潜藏在体内的毅力一决胜负。

  这一次,他将大好局面下崩盘的原因归结为“久疏胜利”,“疫情开始到现在,我已经很久没赢球了,上次赢球还是在球员锦标赛半决赛对阵墨菲,都有半年的时间了,没赢过球,所以很慌。”

  熟悉颜丙涛的人曾说过,他是需要用胜利来积累信心的人。许久没有体会到胜利的滋味,他一时间忘却了赢球的办法。

  但好在,他在第17局找到了感觉,迎来了克鲁斯堡的首胜。

  “赢球之后很爽,不管怎么赢,我觉得结果比过程重要得多。” 

  对阵小特浑身不舒服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在迅速成长的几个赛季里,颜丙涛战胜了包括希金斯、奥沙利文、塞尔比与罗伯逊等一众顶尖选手,但他的战绩里还未曾有过对阵特鲁姆普时的胜利。

  而且在这场比赛前,颜丙涛对阵小特的战绩压倒性的劣势。5次相遇,颜丙涛胜出局数最多的是今年球员锦标赛,他以4比10落败;其余三场短局制比赛,颜丙涛加起来只拿到3局胜利。

  连他自己都承认患上了“恐特症”,症状是:“赛前准备得再好,上场后仍然会发虚,浑身不舒服,打得也不舒服,畏畏缩缩的,都是自己还没完全打开,对手就赢了。”

  “和其他人打比赛都没这种感觉。”

  为了克服“恐特心理”,颜丙涛曾想向对方发出一同训练的请求,“想和他对抗一下,克服这个心理。”但由于比较羞赧,颜丙涛一直没开口。

  这场比赛前,颜丙涛开始和自己对话,他为自己设立了目标,“我的目标就是能将比赛拖到第三阶段,我怕我前两个阶段就输了比赛。”

  此外,颜丙涛告诫自己要记住一点——在场上要表现强硬,“输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输,最起码要打出自己的态度,要告诉对手,我已经不是以前被你一直‘欺负’的那个我了,我想证明这一点。”

  有了信念的积淀,颜丙涛在第一阶段时果然没有畏首畏尾,打出了5比3,还领先2局。在数据方面,他打出一杆单杆破百,还有2杆单杆超过90分,这个方面胜过特鲁姆普。

  事实上,颜丙涛完全有机会以6比3结束第一阶段比赛。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赛后,他的教练张东涛对新浪体育坦言,颜丙涛在第8局犯了一个“愚蠢”的错误,“有一颗简单红球没打进之后停在洞口,给特鲁姆普留下了机会,那杆球原本可以一杆制胜,但颜丙涛有点懒了,如果把腿搭上去打,出杆时就不会碰到裤兜。”

  特鲁姆普的综合实力毕竟强于颜丙涛,即便进攻是他的强项,但成为世界第一的小特,已经可以自如地改变打法,限制颜丙涛的特点。

  第二阶段,颜丙涛惊讶地发现对手改变了打法,打得更稳健,此举打乱了颜丙涛的阵脚,小特一度连胜6局,颜丙涛又有点懵了。

  在复盘第二阶段时,颜丙涛对新浪体育说:“感觉一上来,他的打法选择很不像他,很多连我都会选择进攻的球,他会选择防守,更多的是控制局面,我觉得他应该认为可以用防守来限制我的特点。”

  你以为特鲁姆普只有“亢龙有悔”一招?事实上,他早已经把降龙十八掌学全了。

  “这个阶段比赛一上来我们就开始打防守战,我防守一直处于下风,而且他进攻又比我准,所以那几局,我真的是束手无策,真的看到了差距。他严谨起来,真的好难打,我的防守最多只是招架一下,根本无法给他造成威胁。后面就是他失误给我机会,我也打不了多少分。”

  纵然颜丙涛之后扳回了两局,但第一阶段时积累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,从5比3领先变为7比9落后。 

  我让特鲁姆普紧张了 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比赛中的颜丙涛 

  虽然第二阶段遭遇大败,但颜丙涛的心理防线并没有被击溃,反而有一丝丝开心,“我发现,他在第二阶段开始用技战术对付我,而不是像第一阶段那样一直在进攻,狂轰滥炸,说明我的表现已经引起了他的重视,他才做出了回应。”

  第二阶段与第三阶段之间隔了几个小时,颜丙涛回到家中一切照常,吃了饭,玩了玩手机,睡了2个小时。

  已经完成既定目标,第三阶段他已经开始期待自己的“亮剑”。

  “以前他都是横扫我,甚至可以藐视我,对到我直接可以展望下一轮,包括英国媒体也是提前展望下一轮,那我就得证明,我也不是吃白饭的。”

  生活中性格温和的颜丙涛,在赛场上却是另一个人,他目光坚毅,眼神始终保持锐利。第三阶段,颜丙涛要让小特感受到“后浪”的威力。

  他们从最后一个阶段一开始便陷入僵局,颜丙涛先胜一局,小特马上还以颜色,局数差一直保持在2局。

  第20局是关键,颜丙涛在小特失误后原本有机会将比分改写为10比10,但他在打到彩球阶段时出现走位失误,葬送好局。

  双方没有回到同一起跑线,小特依旧领先2个身位。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

  五星体育著名解说员汪译男看来,这是决定走势的一局,“颜丙涛输得有点冤枉,本来有机会赢下来的。其实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我觉得这场比赛他的表现是不过不失。”

  整场比赛的最后两局依旧保持高水准,面对赛点,颜丙涛在第23局中打出单杆130分,将比分改写为11比12。但接下来小特做出了强势回应,在第24局中也打出破百,单杆127分锁定胜利。

  颜丙涛第6次对阵特鲁姆普还是没能改变输球的轨迹,但这一次起码与前5次都不同。

  汪译男在看完比赛后,更加认定颜丙涛是一位可塑之才,他认为无需刻意将颜丙涛与20岁时的丁俊晖相比,“我很看好颜丙涛职业生涯的前景,我很看好这名选手的性格,他的打球模式也不错,但细节上的判断拿捏得再细一点。”

  球迷对这场比赛的评价大约分成2个阵营,一部分球迷赞扬颜丙涛的表现,认为在克鲁斯堡这种级别的舞台上,这位“00后”选手尽其所能,将世界第一小特逼到了绝境;另一部分球迷则认为特鲁姆普没有表现出正常水准,也才是造成比分差距不大的原因。

  对此,颜丙涛看法坚定,“有不少人说,分差小是因为特鲁姆普只打出了40%的水准,我很不能理解,虽然我确实打不过他,但我认为是自己的强硬表现给了他压力,导致他无法打出最佳水准,也出现了不寻常的失误。”

  这一点,汪译男的看法与颜丙涛一致,“特鲁姆普的厉害之处,是不太顾忌对手是谁,即便是塞尔比和奥沙利文,他还是打自己的球,所以他时常都能以最好的状态来打球。虽然这场比赛他并非在最佳状态,但也是要考虑到球风相克这个因素,颜丙涛的安全球,对小特来说是麻烦的,他也会考虑面对对手的安全球怎么打,会想得多一点。这就是颜丙涛给小特带来的压力,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小特的表现。”

颜丙涛又输了 但他已不再惧怕特鲁姆普颜丙涛观察球的位置

  在第三阶段,颜丙涛从小特的临场表现中也敏锐地发现了他的紧张,“运动员有没有压力,心态有没有变化,作为选手和他的对手,看他打的球会很明显,这个是掩盖不住的,因为大家都懂,有压力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,所以他出现压力的时候我就能察觉到,他在球台上的表现就能说明一切。”

  这些是他在这场战役中拿下的“战果”,从克服“恐特心理”的角度来看,这个成就的意义甚至超过了胜利。

  从进入职业赛场以来,颜丙涛的打法就饱受争议,他的球风没有年轻人的那股“闯”劲,有时过分冷静,偏向稳重,像个人到中年、看遍世事的老将。

  个别球迷更是会戏谑他的形象——“20岁的年纪,40岁的长相”。好几次,他艰难地赢了几场漂亮的比赛,却在赛后看到了几条讥讽的留言,像针一样戳中内心。

  “一些球迷说得很对,说我需要提升走位实力,对母球的控制需要加强,我觉得说得没问题。但我不能接受的是那些说风凉话的,有不少言语对我是人身攻击,我感觉挺伤人的。”

  颜丙涛也曾一时恼火,退出了微博,但冷静之后,他没有被这些冷言冷语左右,不再怀疑一贯以来的打法是否适合自己,不会再为了取悦球迷而贸然改变技战术。

  其实他胖嘟嘟的身材,难道不是挺可爱的吗;而面对胜负坦然的表情,映衬着内心如磐石一样稳固的信念,这些,都必将支撑着他越走越远。

  (董正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