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日空锦标赛战高温 刘钰领衔叶雷张斯洋参赛

全日空锦标赛战高温 刘钰领衔叶雷张斯洋参赛叶雷备战

  北京时间9月8日,第49届全日空锦标赛因为新冠疫情,从四月份推迟到了九月份,改变的不止是日期,很多都发生了变化,其中最为明显的是气温。现在的加利福尼亚沙漠,仿佛一座火炉,天气预报显示每天都是40摄氏度的高温。

  刘钰美国的基地是佛罗里达,应该说这个北京来的姑娘已经适应了湿热的天气,毕竟佛罗里达到夏季的时候气温也是很高的,而且湿度很大,可是她说昨天下场的时候仍旧有点适应不了,非常担心她在那种天气之下打不完18洞。

  可是今天再下场,她觉得已经没有那么热了。“昨天报的是48(摄氏)度,真的有48度,”坐着球车打练习的刘钰说,“今天报的是49度,可是我觉得也就30多度,最高也就42度。”

  为什么呢?刘钰分析可能是紫外线强度没有那么高的原因。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天雾蒙蒙的,将太阳遮住了,所以没有那么晒了。通常情况下,在酷热之中再加上极强的紫外线,更觉得炎热。

  “我也看了比赛期间的天气预报,天气预报说,比赛的时候也就是40度出头,因此我感觉还好,”刘钰说。

  刘钰去年第一次参加全日空锦标赛,因此对使命丘的了解程度不深,可是与去年相比,她觉得今年有着明显的不同。首先,球场已经换上了适合高温的百慕大草,而百慕大草有它自己的特点,比如虽然有长草,但是长草的长势没有那么均匀。

全日空锦标赛战高温 刘钰领衔叶雷张斯洋参赛刘钰

  “整体来讲,球场的状况是非常好的,果岭也挺快的,”刘钰说,“虽然气温很高,但是他们并没有将果岭搞得特别软。在高温之中,通常球场会给果岭浇比较多水,而且也不会剪特别短,以防草会死掉。

  “球道的话比往常要软一些,所以没有什么滚动,因此打起来会比去年长一些。球场的长草还是有的,这也是去年我觉得这里非常难打的原因,因为他们把球道收得很窄,如果球进长草的话就非常难打。今年大部分的长草还是很长的,可是有些地方不均匀,这或许是百慕大草的特点,所以总体而言对开球的精确性,还是要求很高的。”

  别的不同之处是疫情期间不会有观众,自然球场上也没有必要放观众看台。赛事没有职业/业余配对赛,不过更大的变化还是参赛阵容。世界第一高真荣作为卫冕冠军并不会回来参赛。可是她之后的八名选手都将参赛,分别是:世界第二姜孝林、世界第三内莉-科达、世界第四朴城炫、世界第五李旻智、世界第六金世煐、世界第七畑冈奈纱(Nasa Hataoka)、世界第八朴仁妃、世界第九布鲁克-亨德森。不过世界第十金孝周同高真荣一样不会参赛。

  朴城炫在全日空锦标赛中两次获得前十名,谈到自己归来的时候说:“这是一段不确定的时间,可我总是清楚我希望回到美国参加全日空锦标赛,”朴城炫说,“这是全年最好的赛事之一,虽然我很想念全日空锦标赛的球迷,我就很期待见到我在LPGA的朋友,毕竟我离开了太久。”

  全日空锦标赛通常会给业余选手一些名额,今年的高手包括上海姑娘叶雷、得克萨斯凯特琳-帕布(Kaitlyn Papp)、澳大利亚加布里埃拉-拉夫尔斯(Gabriela Ruffels)、加利福尼亚张斯洋(Rose Zhang,华裔)、北爱尔兰奥莉维亚-默哈菲(Olivia Mehaffey)和北卡罗来纳艾米莉亚-米利亚乔(Emilia Migliaccio)。

  换句话说,阵容还是非常强的,至少比英国女子公开赛更强。无论谁要夺取冠军都不容易。

  刘钰明白这一点,可是她相信自己的技术:“休息了一周,可是感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我做了一些调整,可是实话实说,我觉得自己没有太多需要调整的地方。主要还是推杆方面,我找到了一些问题所在,这里的果岭状况很好,希望自己的推杆可以好好发挥。”

  (小风)